◆3 ──封存的封印
抱著些微愧疚的心理──畢竟去光顧卻拿了免費的物品回來──回到家,回聲走上樓回到房間,將包包放好,正想拆開包裝仔細端詳木盒時,時常造訪的客人之一也同時出現。
「嗨!回聲,好久不見啦!」
在回聲還來不及反應前,對方已經邊說邊熱情地擁抱住有點無奈表情的她。
……明明昨天還在我的房間吃小蛋糕的是誰啊?
心裡面雖然無奈地嘀咕著,但回聲知道對方粗枝大葉又迷糊無所謂的個性是不會去注意這些事,所以也沒有將吐槽的話說出口。
「瑪西亞,你三天兩頭往我這裡跑,以賽亞沒有阻止你啊?」
無奈地示意瑪西亞坐她的床邊後,她快速地輕聲下樓去泡了茶,順便拿了隨時準備的小甜點,然後再度回到房間,進房時看見瑪西亞正無聊地把玩她帶回來的神祕木盒,順口問了這個讓她充滿疑問的問題。
──天使不該都是很忙的嗎?
她看著眼前這個明明是個正牌天使,卻閒著整天沒事做淨往她這跑,讓她招待到自己都快習慣一見到人……不,是天使,就會習慣性先泡杯茶給他們。
「嗯,有啊!」
瑪西亞看見茶點,馬上放下木盒,伸手開始拿起小餅乾吃。
喔?有阻止還可以下來找我?
回聲滿臉疑問地看著滿心喜悅喝茶吃餅的某位天使,發現對方沒注意到該繼續說著他應該還沒說完的話後,只得嘆口氣,繼續提問:
「既然以賽亞有阻止你這麼『勤勞』地跑來我家,為什麼你還可以安然無恙地說來就來?」
吃完餅乾正在喝茶的瑪西亞,漾著讓以賽亞會想扁他的無辜微笑說:
「因為以賽亞沒有說『不可以去人界』,只說了『不要隨便出現在人類面前』,妳又不算在內,所以沒關係啊!而且瑪西亞的職責只在唱歌,沒什麼特別需要做的事,所以以賽亞也就沒有多加阻止啦!他還說『算了算了,你別惹事就很萬幸了!』,為什麼不惹事就很萬幸?惹事會怎樣嗎?」
──還不就是因為你惹事的話一定是驚天動地、難以收拾的恐怖!
看著瑪西亞閃著無辜眼神,回聲在心裡暗暗地想著。
不過她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只能笑笑地跟他說:
「大概是因為以賽亞擔心你犯錯後受到責罰吧!」
這樣講應該也沒錯吧?天使在人界犯了錯也會受處罰吧?
只見瑪西亞恍然大悟地感動說著:
「原來是這樣!以賽亞真好!回天界後我要好好地幫他分憂解勞!」
──似乎可以聽見遠處感受到惡寒而抖了一下的以賽亞,在聽見這句發言後會驚恐地大喊著「拜託你別來幫倒忙就是最好的幫忙了!」……
回聲偷偷地在心裡悶笑,同時為常常幫惹事天使瑪西亞處理一堆麻煩事的以賽亞默哀一下下。
吃飽喝足後,瑪西亞又注意起之前他拿在手上的東西。
「回聲,妳旁邊那個黑色的木盒是從哪裡拿到的啊?」
依言看了過去,回聲拿起放在她身旁的盒子。
「喔,這個啊?這是剛剛去逛街時,古玩攤的主人送給我的。我覺得它很不可思議,感覺有股神祕的魔力,吸引著我……」
瑪西亞輕輕地接過黑色的木盒,閉眼感受那股魔力的波動。
「嗯……的確有一股很微弱的奇怪魔力,可是又感覺不出什麼不好的惡意,很像是一種,名為『思念』的波動,淡淡地圍繞在盒子周圍。」
「思念?」
回聲咀嚼著這個詞,思索著到底有什麼東西是會讓「思念」的力量所保護與眷戀著。
「會不會是想保護這個盒子內的物品呢?」
回聲想起被鎖在盒中那個不知名的東西。
「不知道,不過這個鎖就算被破壞掉,依然打不開盒子,因為那股微弱的波動會保護這個盒子不被打開。」
瑪西亞一邊說著一邊持續觀察這個神祕的木盒子,就外觀而言,沒有任何特別的地方,以波動來感受,他發覺這個木盒既無咒文雕刻,也沒有加上任何封咒的印記。
但是,沒有咒文加封、沒有印記憑附,「思念」這種極為微弱的意念是很容易散去的。
除非,盒內的物品才是意念憑附的關鍵!
微微思考一番的瑪西亞,沒有注意到回聲正以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他,逕自動手想要強行打破這個奇怪的封印時,卻在他觸碰到盒面中央的家徽那一瞬間發出十分強烈的魔力!
燦爛刺目的白光旋即從瑪西亞指尖與木盒碰觸之處激射而出,回聲的小房間立即被白光給照耀得周圍皆是白光外,無法看清任何事物!
回聲和瑪西亞全都受不了滿滿刺目的白光而閉上眼睛,奇怪的魔力之風也隨著白光,不知從何處竄出,開始在房間內颳了起來。
當白光散盡、魔力之風靜止後,整個房間,只剩愕然的瑪西亞。

  (待續)

※ ※ ※ ※ ※
後記:
因為已經寫進第5回,所以又開始貼上接續的回數了~
距離破萬字大概不是夢想了吧~(?)
其實有些地方,我的構思蠻模糊的,在寫出的同時也難免因此寫的不夠好。(汗)
所以,有些地方如果覺得怪怪的,也請自動忽略吧!因為我也不曉得自己想寫出啥來……(大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瑛 的頭像
紫瑛

§←羽化‧自由之翼→§

紫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