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奇異的時空
  ──這是怎麼回事啊?
  當刺目的白光消失後,回聲睜開眼,卻看見奇怪的白色光點在她身旁不停地流逝而過,身體也被奇怪的風席捲全身而在怪異的空間內不由自主地飄蕩。
  她只記得她看著難得會沉思冷靜思考的瑪西亞而感到不可思議時,瑪西亞卻在碰到盒面那個家徽後發出強烈白光,她只是因為受不了強烈的白光過度刺激視覺而閉上眼,怎麼會在睜開眼睛後,發現自己飄浮在奇異的空間裡?
  還來不及釐清現況的回聲,發現自己下墜的速度愈來愈快,週遭的光景也開始起了變化,周圍不再只剩黑幕與白光,快速地,金黃色的光線絲絲透進黑幕之中,與刺眼的白光融合,黑幕逐漸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深淺不一的藍,以及,如霧般的──白雲?
  當突然意識到自己正處在哪裡的同一時間,原本扶住自己不要墜落太快太急的風瞬間消散,浮力一消,受到重力的影響,回聲墜落的速度快到她連尖叫的時間都沒有!
  眼看著原本只有一小小點的原野景色愈來愈大、愈來愈近,回聲根本無暇顧及、無法思考自己目前到底是被白光和魔風弄到哪去了?她只知道自己再不想辦法阻止墜落,就會很快去晉見天神了!
  ……天神?對了!
  突然想到辦法的回聲,終於在即將墜落到一個大莊園內的花園樹叢間時,即時地伸展出她的羽翼──她的半身給她的最獨一無二的寶物。
  不是她太晚想起這對羽翼,而是因為她都快忘了──忘了自己早已經不是單純的人類,而是擁有一點點精靈生命與半個天使生命的永恆者。
  畢竟自己又回復到早已習慣的普通生活,平常除了感受力,還有五感變得比較敏感外,她並不時常展翅,也不在天空中亂飛閒晃,更遑論她會時刻記得練習一下飛翔。
  結果,就是因為欠缺練習,所以在現在的緊急時刻,她雖然已經阻止急速下降的趨勢,但仍然浮不太起來,搖搖晃晃地慢慢降落。
  「……是誰?」
  濃密的綠葉樹林下,突地響起年輕男子的疑惑聲,在回聲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那名男子已經走出綠葉之下,抬頭看向拍翅之聲的來源。
  「──天使?」
  當他抬頭看見一名裸足的少女穿著奇怪的輕飄短裙,其飄揚在風中的柔長黑髮襯著潔白柔軟的翅翼,緩緩地自藍天飛降而下時,男子驚呼地說出那只有聖典經書中記載的稱呼。
  而聽見男子的那句「天使」的同一時間,回聲訝異地急忙想收起翅膀,畢竟堂而皇之地將翅膀展露出來,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與困擾!
  但是她忘了她此時離地上還有一段距離,急忙收起雙翼後的下一瞬間,她倏地失速墜落而下!
  「小心!」
  「呀啊!」
  同時響起的兩種聲音,伴隨著他人的驚呼聲,奇異的少女在滿是驚訝之色的眾人眼前很突然地失去翅膀墜落而下。
  意識到翅膀收回後的後果,回聲緊閉雙眼,準備承受來自地面的衝擊力與強烈痛楚。
  ──咦?痛是會痛,但沒有想像中的痛……
  回聲疑惑地睜開雙眼,便立即注意到此刻被她壓在身下的那名年輕男子。看這樣子,男子似乎在看到她墜落後馬上反應過來,快速地衝上前來想接住她,但是下降的衝力過大,所以反而被她給壓在身下。
  因為腦袋裡所有思緒一片混亂,所以回聲並未去注意到,她雖然把男子壓在身下,但其實自己正俯臥在男子寬闊平坦的胸前。
  在他人眼裡看來,他們此時就像一幅「在暖陽照耀下,少女被男子溫柔攬在懷中雙雙倒臥柔軟草地」的優美畫作,彼此的動作猶如戀人般曖昧。
  「呀!爵士大人,您沒事吧?」
  隨後趕到的幾位女僕看到此番情景,皆慌亂地想衝上前來,但又不敢在獲得主人同意前,逾越自己的身分去隨意碰觸尊貴的主人,因此幾位女僕都是又慌又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神情杵在一旁。
  耳尖地聽見女僕口中所說出的尊稱,讓處於腦筋混亂狀態的回聲好不容易捉到一個可以清楚得知的訊息。
  爵士大人?
  回聲疑問地抬頭看著被她壓在身下的人,只見一縷銀色的光芒在金色陽光下閃耀著炫目的色彩,她用力地眨了眨眼,在清楚看見眼前男子的長相後,不禁愣了愣。
  「──傑伊斯?」
  訝異地驚呼出聲後,一陣暈眩感隨之忽襲而來,她茫然地下意識甩了甩頭,卻愈覺昏沉,終是抵擋不住突如其來的迷茫,暈厥在臉上淨是驚訝表情的男子懷裡。

  (待續)

※ ※ ※ ※ ※
後記:
其實後面的情節大致都已有構想,但是實際去動手Key字時,腦袋常常都卡住不知道在想什麼……|||
關於貴族的階位制度,我很努力地去查過。
可是基本上那些階位都必須經過所謂的"騎士"才會獲頒階位名,無功無祿者幾乎都沒辦法取得階位……
不過,這麼一來就跟我的構思內容有所牴觸而會造成許多不便,所以這個規定就請各位忽略別去考究……|||
話又說回來,這篇同人本來打算寫短篇就好,現在寫這麼長是……(目前剛寫進第6回還沒完……|||)

創作者介紹

§←羽化‧自由之翼→§

紫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