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
◎2010/8/7:因為隱私被侵犯之故,Plurk今日起不再公開河道,欲繼續追噗者請提出好友申請,但不一定會全數答應加友,這點請多包涵!= =|||,好友申請者請告知是誰,不然無法判斷是何人時一律予以拒絕。

  時序入深冬,靄靄白雪不斷自天飄落。
  空氣中凝結的冷,令穿得單薄的我一直冷得瑟瑟發抖,呼出的熱氣全都凝成了一團團的白霧。
  此時我身處在一座破舊的小廟裡,坐在乾枯的稻草堆中發著抖,一邊盼著、等著那冒著大雪奔出去尋覓可勉強果腹的食物的哥哥安然歸來。
  呆呆地望著門外的大雪,我又冷又餓,卻也十分擔心哥哥的安危。
  「璿叡哥哥怎麼還不回來啊……」
  我望著此刻白茫茫的天,喃喃地碎語著滿心的焦急。
  哥哥已經出去非常久了,此刻卻還是不見人影。
  眼看雪愈下愈大,暗自咬牙掙扎了一會兒後,我還是拿起身旁那件──方才還裹在身上擋風的──破舊不堪的灰色斗篷迅速披上,緊接著跑進茫茫大雪之中。
  破舊小廟離熱鬧的市集有段距離,我吃力地在冷風中邁著小步伐,一心只想在一片雪白之中找到哥哥的身影。
  好不容易走到市集的街道上,卻不見以往熱鬧的攤販賣力吆暍聲和熙來攘往的庸碌人群,大家全都因突來的大雪而早已趕緊回家避雪去了。
  望著空無一人的街道,又餓又累的我茫然的跪坐在雪地上,想走回小廟去,但偏生沒有半點氣力可以支撐我站起來。
  忽然聽見一陣馬蹄聲在面前停住,我緩慢地抬起頭,看見一輛華美的馬車在我面前停下,然後一位嬌俏的小小姐掀起馬車上的簾子,在車伕的攙扶下慢悠悠地走了下來。
  我茫然而困惑不已地看著她,而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隨即開口問我:「妳是孤兒?」
  雖然不曉得她問這個做什麼?但我依然吃力地點了點頭。
  只見她燦爛地展了笑顏,然後頭也不轉地擺了擺細嫩的小手招來車伕。
  「我決定了,從今以後妳就是我的了!」
  她伸出手來毫不遲疑地直接指著我,沒有半點小女孩該有的柔弱嗓音,反而是鏗鏘有力地如此宣告著。
  被莫名選中的這一刻起,我的命運自此之後被大大地翻轉。
  時序深冬的此時,我,年僅六歲,懵懂無知的六歲。

(待續)

----------(歡樂分隔線)----------
為了方便閱讀,所以我決定分篇發佈。
這篇是歡樂取向的夢境文,沒有《羽夢》的沉重與哀愁傷悲(和少許甜蜜?),因此決定不鎖密地公開發布。
別看標題取得超惡搞(都是同學害的)(某筠:哪有?!那明明就是妳寫的好嗎?),我發誓這真的是很正經(?)的內容……
(某筠:太沒說服力了!)(肯定句)
因為後頭還有幾篇還沒打完所以先放上之前在噗上發表過"先行版"而再次修正潤飾過的前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瑛 的頭像
紫瑛

§←羽化‧自由之翼→§

紫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對就是裡面那某人
  • 我可沒參與那惡搞計畫喲~~~~~(不承認=3=

    是說內容哪正經了= = 明明只是惡搞前的寧靜
  • XDDDDDD
    欸,這麼努力鞭策我快點填坑的人此時想撇清也來不及囉XDDD(賊笑)(妳在演哪齣啊?)

    我很正經。(沒人問妳)
    可惡內容明明就是很正經的愛情故事(?),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寫得這麼惡搞(掩面)。
    真的很正經啦。(正色)(底氣不足)

    紫瑛 於 2010/06/30 15:42 回覆

  • 沒錯還是裡面那某人
  • 咳嗯...我..我可是只有參與要妳快速把坑補滿這點而已喔!!啥惡搞呀~我可不知道有這種事!!惡搞念頭轉不停的只有妳一個喲~~(指

    妳很正經?!!(挑眉
    唉~妳當然不是有意寫得惡搞呀!妳是本意就這樣!!(再指
  • 噗,欸,那個命題可是妳也有決定的份喔XDDDDDDDDD(妳到底是要怎樣啦?)

    對,我很正經。(繼續正色如是道)
    惡搞有理、惡搞無罪XDDDDDDD
    這真的是很正經的夢啊XDDDDDD(依舊底氣不足)(毆)

    紫瑛 於 2010/07/01 21: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