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仍是推開那扇門扉……
  即便,那是我極力掙扎、極為不願踏入的血淚命運……
  傷已成、血已流、淚已落,命輪在聲嘶哭喊中已被快速推動,無法停下。
  門扉之後,將是血淚交織的命運、你我終將踏入陷阱的一切原點。
  而我,終是無力反抗這錯軌的一切……

  充滿綠意的廣大苑景裡,涼亭外的枝柳綠葉隨風飄搖,於亭中獨坐之人卻沒有心思欣賞那生機盎然的綠景。
  靜謐得只能聽得風拂過葉的摩娑聲中,突地一陣足音逐漸走近,然後隨即止於亭外。
  「小姐,原來妳在這呀!妳的肩傷好不容易才有了轉好的跡象,不能隨意起身走動啊!萬一傷口又裂開了,那可怎麼辦?」
  止步於亭外的,正是四處找人的醒秋。
  只見司徒奉劍依舊維持著那遠望出神的姿態,深邃的黑眸中沒有多少平日應有的光彩神韻,而是隱隱透著茫然與疲憊。

DSC09929-4.jpg


  「……娘的後事已辦完,該遣散的所有家丁,也已全數處理完畢。這餘下的偌大家產,空曠得令我感到好冷清、好安靜。」
  語氣透著些微悽悽冷冷的疲憊,隱瞞娘親二十多年來關於爹親的死訊,卻終是無法隱瞞而讓娘親悲痛至死,怎能不令她感到萬分苦痛、身心俱傷?
  「小姐……」
  一時也不知該如何答話的醒秋,只能心疼地喚著。
  司徒奉劍依然沒有轉頭看她,只是換了姿勢,改趴伏在亭欄邊,望著池中錦鯉。

DSC09934-4.jpg


  「妳看,這水中錦鯉如此自在悠遊,即便牠們身處的這個家宅已遭受許多變故,依然不受影響地生存著。而我,卻是在遭逢諸多變故後,感到萬分傷悲與心死……」
  瞧著眼前如此悲傷難過的少女,醒秋不禁為她心疼地落下淚。
  「即便小姐意欲遣散所有家丁,獨自隱居,醒秋也願意終其一生陪伴小姐!」
  堅定不移的話,前幾日早已和堅持留下的慕歇兩人表明過,今日,看著消瘦如斯的人兒,不禁再次落淚誓明自己的決心。
  聽著如此堅定的話語,司徒奉劍終是再難自抑地轉回頭。
  「醒秋……何苦呢?妳和慕歇……都該擁有自己的美好生活,而非……伴著對人世毫不留戀、只想竹舍茅籬傍山水,平凡而普通終此一生的我呀……」
  嘆了口氣,對醒秋和慕歇執意留於身畔陪伴的決意雖感動萬分,卻還是想將她們推離自己。
  ──是的,離開吧!那隱隱而起的不安,正不斷騷動著己心。
  隱約感受到即將來到的劫難,司徒奉劍只希望這兩位待她如此忠心的婢女能夠逃得遠遠地、安然躲過這恐有生命危險的劫難。
  但只見醒秋搖了搖頭,滿是淚水的容顏是不容動搖的神情。
  「醒秋只願小姐能安然無事、清心安靜地度過一生!醒秋不求什麼,只求小姐能讓醒秋永遠相伴服侍。醒秋不希望小姐孤獨一人,就算醒秋就此離去也會不安一生的!」
  司徒奉劍眼看著佇立亭外的醒秋淚水愈發洶湧難止,感動卻也心痛地亟欲起身上前安慰寬言幾句,不想肩上的傷卻已再次淌血、極為快速地染紅薄軟衣裳!
  「唔!」
  抬手意欲捂住不住滲血地傷口,卻已在下一瞬失了氣力、暈厥而去。
  「小姐!?」
  趕緊上前抱住跌落亭台邊的少女,醒秋發現她肩上傷口又不斷流出大量鮮血。
  「慕歇、慕歇!快來幫幫我啊!」
  醒秋用盡力氣地放聲大喊,在如今已無眾多家丁走動的廣大家宅裡,她的聲音在寂寥空間裡便顯得十分清晰。
  「醒秋姊,什麼事呀?怎麼喊得這麼……小姐!?小姐怎麼了?!」
  急喚驚動了正在不遠處的慕歇,當她還沒問完醒秋驚慌的原由便已看見倒在醒秋懷裡的人。
  「小姐的傷又裂開了,快幫我把小姐扶進房內!」
  急急地交代了情況後,她趕緊指示慕歇和她一左一右地攙扶在司徒奉劍兩邊,小心地將她扶進閨房內。
  「小姐肩上的傷一直未癒,到底是什麼原因?」
  慕歇端著染了一面血紅的水盆,滿是憂心地問著同樣著急的醒秋。
  「我也不知道……」
  茫然無措地望著床上陷入昏睡狀態的司徒奉劍,醒秋也想知道為何會如此?
  「先不說這些,慕歇妳再去打些乾淨的水來吧!小姐流了汗必定會更加不舒服的!」
  指了指慕歇仍捧在手上的水盆,方才仍呆愣著的少女這才醒覺自己竟一時忘了該去將被紅血弄髒的水倒掉,再取些乾淨的水來。
  「啊!是,我馬上去!」
  望著慕歇急忙奔去的身影,醒秋皺著的眉依舊沒鬆懈。
  「小姐……快些醒來吧……」
  對著依舊昏迷不醒的床上之人,她喃喃地訴說出滿心的憂心與希盼。
  ※ ※ ※ ※ ※
  司徒奉劍昏昏沉沉地昏睡多日,醒秋和慕歇焦急萬分卻也毫無辦法,只能日日焦心地照顧著、期盼著她們心愛的小姐能快些清醒。
  「唔……」
  虛弱地發出聲音,方自不知名的悲傷夢境中醒來的司徒奉劍,一邊拭去那令她揪心難過地不住落淚的淚水,一邊吃力地起身看著此時除她之外再無一人的廂房。
  ──醒秋和慕歇……她們……都走了嗎?也好,希望她們能逃過這一劫……
  正當暗自慶幸她關愛的兩名婢女能逃過即將到來的劫數時,卻突地感受到空氣中隱約浮動著的不安波動。
  ──不!不對!她們……還在這個家裡……
  察覺到這個事實的同時,她顧不得自身仍舊虛弱不已的身子,拿過置於屏風上的外衣,便已急忙踏著虛浮無力的步伐出了廂房。
  為什麼不聽她的話呢?會有生命危險啊!
  被金釵所傷便已漸漸得知的劫難,如今已是十分明白。安平爵屢遭退親定不會善罷甘休,在如今已無人可助援的空宅裡,只怕會有生命危險啊!
  可,那伴隨血痕而來的,不只是這次的劫難,還有著隱約浮現的──陷阱!
  陷阱?什麼陷阱?
  無論如何想去探查,卻始終得不到一個明確的意念。

DSC09958-2.jpg

     
  西進的廂房已在眼前,她的步伐未止卻已十分明瞭──她正在一步步走入那環環相扣的陷阱之中。
  「安平爵爺的話,妳們都沒聽見嗎?叫妳們家小姐出來!」
  「小姐……小姐身體不適……不能……見客啊……」
  「臭丫頭!」
  「啊!」
  「慕歇!」

DSC09984-5.jpg


  正欲抬手推開門扉,廂房內便傳來陌生男子的怒語與慕歇和醒秋的驚叫。
  風暴已臨,劫難已至,陷阱,即使極為不願踏入,卻,終是只能萬般無奈地踏下那顫抖卻無從逃避的足。
  凝神抬眸,不再猶豫。

DSC09985-3.jpg


  「哇!!」
  「慕歇!」
  被推開了少許隙縫的門扉內,傳來慕歇的淒厲慘叫,隨之而來的,是醒秋驚慌痛喊的聲音。
  沒有絲毫猶豫、沒有絲毫迷惘、沒有絲毫方才仍舊顯露於外的虛弱之姿,沉靜而有力地,推開那扇命運的門扉。

DSC09987-4.jpg


  「小姐!」
  醒秋哭著看向推開門扉走入的人,悲痛地喊叫著。
  司徒奉劍一步步走向被慘遭殺害的無辜少女身旁,一步步地,走向再也逃離不了的陷阱之中。
  ──血,那預見的斑斑血跡,是隨之而來的己身之命。
  金釵預見的血,是命運的忠告、是己身與他人將會流下的血,更是陷阱帶來的無數血淚之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瑛 的頭像
紫瑛

§←羽化‧自由之翼→§

紫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