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長時間的相處,艾語柔對楊洛奕不再存有防備之心,而是把他當成知心好友般對待。  從初識至今,已快二個月了。
  這段時日,楊洛奕幾乎天天都來接她上下學,他儼然已成了艾語柔的專屬保鏢了!喔,不,該說是溫柔的護花使者吧!因為楊洛奕總是溫柔地對她極盡呵護,生怕她受委屈、受傷害。
  她心情不好時,他會當她的出氣筒,默默地承受她的怨怒;她傷心難過時,他會讓她靠在他的肩膀哭泣,並低語安慰;她快樂時,他也會一同和她分享喜悅。這種甜蜜的感覺,讓艾語柔覺得很窩心又幸福。
  她曾多次向楊洛奕問起當初是如何相遇的?但他都只是笑了笑,說忘了就忘了,沒什麼好提起的。再問到他的家在哪?怎麼天天都有時間來接她上下學?他也都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輕描淡寫地帶離了話題。
  但艾語柔也不在乎他的生世如何?她不知為何,就是打從心底相信,楊洛奕絕不會騙她。
  艾擎遠和何秋梓也很歡迎他時常到家裡作客,對於他和艾語柔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愫,他們也樂見其成。他們很放心將艾語柔交給他。
  只是……這樣快樂的時光並沒有持續很久……

  黃昏,大大的紅色夕陽,染紅了潔白的雲,染紅了淡藍的天空,染紅了喧擾的城市,卻也染紅了,艾語柔心底隱隱升起的不安……
  為什麼?怎麼這麼晚了,他還不來?艾語柔站在校門口,等著楊洛奕來接她回家。當她正想拿起手機,打回家問問他是否在她家時,手機卻先響了!
  「喂?」艾語柔接起電話,誰知,這竟是令她傷心的消息……「什麼!?好,我馬上到!」急忙關了手機,艾語柔便匆匆招來一台計程車,前往那間從前她與楊洛奕初識的醫院。
  下了計程車,艾語柔飛也似地奔至服務台,「楊洛奕在哪?他在哪?」她著急地問護士。
  「楊洛奕是嗎……?醫生現在正在為他進行急救手術中。」護士顯露出憂心的表情說道。
  急救手術?
  「在哪?」她心急地問著。
  「五樓,電梯旁。」護士回答著。
  知道在哪裡後,艾語柔急忙上了電梯。
  到了五樓後,電梯門一開,她就看見了自己的雙親,以及來來往往的護士和醫生。
  「爸、媽……他怎麼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艾語柔著急地問著。當她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時,她還以為是一場惡作劇罷了。沒想到,竟是真的出事了!
  「我們也不太清楚……是醫院通知我們的。」艾擎遠說道。
  沒有解答,他們只能在一旁靜默地看著醫護人員進進出出……
  手術進行了將近八個小時,好不容易,手術房的燈終於熄了!可是,走出來的,卻只有一位醫生。
  「醫生,楊洛奕他怎麼樣了?」艾擎遠冷靜地問著。
  醫生只是深深地看了他們一眼,輕輕搖著頭,嘆著氣,緩慢地從口袋中拿出懷錶,「楊洛奕,子夜零時二十八分十七秒,死於心臟衰竭。」醫生無情地說出令人震驚的消息!
  「不──」艾語柔痛心地大喊。
  艾擎遠和何秋梓兩人也不敢相信這樣的事實。
  「他怎麼可以說走就走?怎麼可以在我發現我愛他的時候死了?怎麼可以……」艾語柔頹然地坐在椅子上,不住地落著淚。
  突然,一名護士走到她身旁。
  「妳是艾語柔吧?這是楊洛奕要我交給妳的。」她遞給艾語柔一封信及一只瓶子。
  接過信和瓶子,艾語柔赫然發現,「這個……不是我的『祈願星瓶』嗎?」她頓時想起了兒時那段自我封鎖、不願回想的回憶。
  難道說……

  (待續)

※  ※  ※  ※  ※  ※
於2004/1/25初次貼在網上。

●2007/9/02●
發現純真的過往...@@a
原來當時所想所寫的是這樣的感覺啊.....
現在全都偏向憂鬱色彩了......= =b
今天過得好累......沒腦紋狀態......=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瑛 的頭像
紫瑛

§←羽化‧自由之翼→§

紫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