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灰暗的天空,層層的烏雲籠罩著。
  雨,紛亂、細密,不斷地從黯鬱無比的天空中,沉重落下……
  各懷心事的兩人,雖然此刻在不同的地方,卻很有默契地站立在偌大的玻璃窗前,同樣望著窗外那讓人鬱悶、難受的大雨……  一整天沒有見面的彼此,都沒有主動找過對方。
  伊薇兒伸出手指,緩慢地碰觸著冰冷的玻璃,腦海中一再地反覆浮現昨晚聽到的話,無語而痛苦;卡爾斜斜地側倚在玻璃窗旁,憂鬱的神情和黯淡無光的深邃眸子,訴說著他此刻的複雜情緒與掙扎,讓他有多麼的疲累。

  殺?不殺?

  在殺與不殺間的抉擇,此刻他卻十分明白自己的決定!
  死亡終究是無法避免的最終結果。
  何時死去?這只是先來後到的問題而已,沒有人可以妄加干涉的。
  然而卡爾此時卻渴望這只是席德所說的玩笑話!——即使席德從不曾說過半句玩笑話和謊言,因為他不想要、也不屑這樣說。
  他無力地抬起右手,寬大的手掌掩上俊美卻陰鬱的臉。
  他的心好疲憊、好無力……
  毫無預警地,他的房間響起了清脆卻略帶沉重的敲門聲。
  「卡爾,你在嗎?我要進去囉。」
  伊薇兒詢問了在走廊擦拭擺飾的女僕,才得知卡爾今天因病而在自己房裡休息。
  她其實是鼓起勇氣,強顏歡笑來找卡爾說個清楚的。
  然而聽到門外傳來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的聲音,卡爾頓時一驚。

  糟了!是伊薇兒!

  在他還來不及做好心理準備、來不及以平常心面對她時,伊薇兒已經推開門扉進入他的房間了。
  「呃……伊薇兒小姐……」卡爾不自在地轉頭看向來者。
  看著此刻眉頭深鎖、心事重重的卡爾,伊薇兒強壓抑住想奔入他懷中的衝動,只是用著擔心的口吻問著:
  「卡爾,你怎麼了?有心事嗎?不妨說給我聽聽吧!」
  「我……我……」卡爾支支吾吾地,不知是否該告訴伊薇兒真話。
  「你有事瞞著我?」伊薇兒強迫自己一定要冷靜、鎮定。
  「我……」卡爾隱約感覺到,伊薇兒那突然湧現的怒氣。
  「你是不是想說你其實是個來奪我性命的魔鬼?你是不是想告訴我,其實我只剩一個月的生命可活?你說啊!難道你接近我、對我好,只是在可憐我嗎?」
  伊薇兒愈說愈覺得憤怒與傷心,她瘦弱的纖手此時激動地在卡爾胸前不斷地搥打著。
  卡爾被伊薇兒說出口的話給震懾住。

  她知道了?她是何時知道這件事的?

  「訝異為何我會知道是嗎?你和你的同伴那晚所說的話,我全都聽到了!真是可悲又可笑啊!我若沒有偶然經過那裡,恐怕現在我還會被你這個可惡的魔鬼給蒙在鼓裡!」
  「不!」卡爾急忙否認。
  「一開始我根本就不知道『獵魂』的目標是誰,而我對妳好更不是出自憐憫,是因為我早已深深地愛上妳啊!
  妳知道我有多麼痛苦、多麼害怕嗎?當我一得知妳是目標時,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下不了手殺了妳啊!」卡爾緊握雙拳,全身發著微微地抖。
  聽到卡爾的解釋,伊薇兒卻笑了!淒絕的笑了……
  「呵……你終於肯承認你是個奪人性命的邪惡魔鬼了嗎?」她冷冷地對卡爾無情地說著。
  窗外,冷冷的大雨,仍然持續地在下著……

  (待續)

※ ※ ※ ※ ※ ※
●2005/1/24●
嗚啊......糟了......
沒想到一寫進劇情分歧的地方,所有發展便往我不能控制的方向走去了......
本來沒打算寫到讓兩人鬧到這麼僵的地步啊......
(這一回根本就是全部重新編寫過的...)
而且,我發現我這篇全部整理完後,有極大的可能性會直飆一萬字......(接近或超過都有可能...)
這一切,都是未知數啊......(默)
還有,別問我為什麼要用"魔鬼"這個看似小孩子才會用的辭彙......我只是還沒明確介紹卡爾的身分,講"惡魔"又太過(或該說太高級?卡爾的階級位沒那麼高...),所以才這樣說......

●2006/7/28●
重新編修潤飾。

●2007/9/22●
我開始厭惡滿滿的月餅海......
(無意義發言)
精神差,還要做蛋黃酥......
累死......
我還比較寧願拿那些時間來寫小說填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瑛 的頭像
紫瑛

§←羽化‧自由之翼→§

紫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